阅古妙墨快雪幽 神聚长留作主宾
发布时间:2019-07-02 09:53

“青睐”人文寻访走进北海公园 随吕新杰书记探秘书法石刻之美

阅古妙墨快雪幽 神聚长留作主宾

“青睐”寻访团员与吕新杰在阅古楼前合影

时间:6月9日

地点:北海公园

人数:30人

北海公园内的快雪堂和阅古楼,是书法、石刻、拓片等方面的研究者和爱好者无限向往的神圣之地。当年阅古楼建成后,乾隆不但亲自题匾,而且有诗赞曰:“宝笈三希卒法珍,好公天下寿贞珉。楼正四面开屏幛,神聚千秋作主宾。”

6月9日上午,“青睐”人文寻访团有幸来到北海公园,在公园党委书记吕新杰带领下参观了快雪堂和阅古楼。

吕新杰书记出身北大,为中国楹联学会会员、北京史研究会会员、北京摄影家协会会员,主要研究方向即为北京历史文化、中国园林文化等领域。吕书记学识渊博,谈吐文雅,他对北海石刻书法深入透彻的研究,让“青睐”朋友难得了解到乾隆建楼设堂、保存珍品的由来和过程。

石碑来历

快雪堂门前有一块大石碑,上面镌刻着:“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亚太地区文化遗产保护优秀奖,中华人民共和国、北京市、北海公园快雪堂,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亚太地区文化遗产保护评委会,2013年9月”。吕新杰告诉大家,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专门给亚太地区为保护具有历史价值的建筑而作出贡献的地方组织或个人设了一个奖,2013年,北海快雪堂由一家公司出资修复,申报后也获得了这一殊荣,所以立碑为证。

沿踏垛而上,一行人随着吕新杰的脚步进入堂内。院内树荫匝地,四周游廊环绕,清幽雅静。很多人都知道,“快雪堂”分为三进院落,但建造时间不同,前两个院落“澄观堂”和“浴兰轩”建于乾隆十一年(1746),原为阐福寺东所,是皇室人员到阐福寺捻香礼佛时休憩更衣的地方。第三进院落是33年后乾隆皇帝特批用金丝楠木增建的“快雪堂”,因其珍藏48块《快雪堂法帖》石刻而将三进院落整体称为“快雪堂”。

吕新杰说:“这三进院落在同治和光绪年间都曾注册,后来八国联军来了,日本、法国、沙俄的联合司令部就设在这里,损失了很多东西,但是快雪堂的48块石碑没有毁坏,这是不幸中的万幸。”

穿过一条夹道,是第二进院落浴兰轩。在这里,吕新杰讲述了一段快雪堂的过往历史:民国时期蔡锷将军英年早逝,他的老师梁启超非常悲痛,为了纪念蔡锷,梁启超提议为其建立一个纪念地,就选在了快雪堂,当时叫松坡图书馆。第二年,也就是民国12年,举行了松坡图书馆成立大会,梁启超被推选为馆长。后来梁启超去世,馆长也未更换,一直延续到1939年,这里都是图书馆。新中国成立后被北京图书馆接收,蔡锷将军遗物由中国革命博物馆收藏。至1987年,这里还是书库,后北京图书馆将书收走,快雪堂重归北海公园。

廊下碑前,吕新杰先为大家介绍这48方石碑的来历,说到几个人。

首先是冯铨。这位明末的文渊阁大学士,家藏颇富,他将所藏书法进行整理,选出特别优秀的刻在石上。由于他依附魏忠贤,崇祯朝被罢官,清军入关,冯铨第一批降服,后在清为官直至康熙朝。冯铨此人虽然历史评价不高,但其在文化艺术修养方面却有极高造诣,这48块石碑是他以一人之力收藏。

第二个人是刻碑的刘光晹,安徽宣城人,在明末清初时被称为第一把刻刀。明清间镌帖很多,以快雪堂石刻最为精美。

第三个人,叫黄可润,福建人,是保定直隶一带的一位地方官。冯铨后来家道中落,子孙不能守其藏。黄可润买下冯铨的这套碑,从水路运回福建。

第四个人,是杨景素,时为闽浙总督。黄可润的后代也守不住这48块石碑,为杨景素所购。乾隆四十四年杨景素被任命为直隶总督,他要把这48块石碑运回京城献给皇帝。当时坊间传闻石碑入了皇家后天下不可得见,所以到杭州时,文人纷纷进行拓印。

乾隆得到这48块石碑后特别开心,为什么?吕新杰分析:“一方面因为乾隆喜爱碑刻,另一方面因为冯铨和刘光晹所刻的这48块石碑在坊间流传,他一直得不到,终于到手自然欣喜。”

快雪堂

快雪堂的48方石碑可以说在中国书法史独占鳌头,述及原因,吕新杰解说:“第一因为选帖非常浓缩精炼,选了21位书法家的81个名帖;第二,选帖全面,由晋到元,中国的书法史它都有;第三,刻工第一,这是刘光晹的功劳。现在坊间拿快雪堂石刻跟阅古楼石刻相比,快雪堂是民刻第一,阅古楼是官刻第一。哪个更出众一些?我作为北海公园管理处的负责人来说,两边都是国之瑰宝,但从刻工的铁笔技艺上看,刘光晹在之上。阅古楼石刻的特点是体量大,那是清内务府集体的一个杰作。”

快雪堂第一块碑即乾隆所撰的《快雪堂记》。“这块碑里提到了为什么命名为快雪堂。”吕新杰指给大家看:“在这里:‘夫快雪堂之建,因石刻,非因雪。’”

快雪堂所收法书自晋王羲之至元赵孟钗?梗?琢斜闶峭豸酥?摹犊煅┦鼻缣?贰!按颂?皇峭豸酥??矗?翘迫肆倌〉模?颐枪芩?形焙梦铮?褪遣皇钦娴模??鞘亲詈玫模??运?淙徊皇钦婕I鲜????I鲜?卜浅3鲋凇G?’实劭吹健犊煅┦鼻缣?肥?淌币哺芯醣仍墓怕サ囊?靡恍U飧鎏?衷谠谔ū惫使?┪镌海??L玫牧硗饬礁鎏?荚诠使?!甭佬陆芙幼牌赖悖骸傲豕鈺敯颜飧鎏?蠢盏孟撕帘舷郑?杉?淇坦ぶ??7腩?睦骱υ诖颂?幸蔡逑至顺隼矗?犊煅┦鼻缣?泛竺嬗欣???颂獍希?腩?脱×似渲幸桓鲎詈玫模?褪钦悦项的。”

一路向前,可以看到冯铨选取了近20个王羲之的帖,《官奴帖》《极寒帖》《建安帖》《秋中帖》等都在其中,可见他对王羲之的喜爱。“《乐毅论》不是王羲之所写,甚至不是唐人所写,而是唐人写后,宋人再写,这个是元人模仿唐人和宋人的。”吕新杰停在《乐毅论》前说:“虽说摹来摹去,但我们看笔性符合王羲之,从此点来看我们认为是非常好的。这个帖现在台北故宫博物院。”

快雪堂里的《兰亭序》是褚遂良所临。吕新杰说:“褚遂良的《兰亭序》比较被认可,因为他曾经在皇宫里天天看天天临。褚遂良《兰亭序》题记非常多,当时为了让这个帖显得珍贵,还写着一个唐太宗的字,其实是画蛇添足,因为从笔力上看和王羲之有一定距离。”

快雪堂法书年代排序有些乱,吕新杰认为这也体现了其珍贵性的一个侧面。因为冯铨所处明末清初的战乱之中,他只能时刻时停,这是冯铨等官员在那个风云际会时代对文化的一种坚守。

冯铨能写娟秀的小楷,在王献之《洛神赋十三行》跋语中有他的一行小楷字迹:“崇祯十四年岁在辛已涿鹿冯铨”,非常漂亮,可以看出他在书法上也很有造诣。吕新杰说:“这行字也给咱们一个断代,就是这些石碑在崇祯十四年(1641年)时正在刻。因为这套石碑没有始刻年代,也没有终点,从冯铨的题记咱们可以找到一个时间点。”

欧阳询的《卜商帖》和《张翰帖》在吕新杰眼中也非常厉害,“欧阳询的字中带有险峻之色,笔力遒劲,这两个帖完完全全显示出他的功力。柳公权的字就显得汪洋恣肆。”

走到《盟招帖》前,吕新杰说:“这个帖尤其前段部分非常奔放,完全是柳公权的笔法。有书家评论说后半部分有点打蔫,有失柳书意味,但是从笔性上看跟柳公权是贴近的,行笔自然,且多燥笔,神似柳书。”

颜真卿的《蔡明远帖》意境疏淡,气韵脱俗,历来为人所爱。吕新杰笑着说:“写颜真卿的字,得把案子摆正,纸放好,端坐焚香,不能有人打扰。”这里选了颜真卿的六个帖,其中《鹿脯帖》是墨迹上石,都非常美妙。

第三进院落坐落着金丝楠木建造而成的快雪堂殿宇,褐匾绿字掩映在绿色枝叶中,园正中有乾隆题字的“云起”太湖石耸天而立,令院子有曲径通幽之感,充分展现出当时园林设计的精巧别致。

这里的第一方碑是宋高宗赵构的,写的是《诗经》里的一些诗歌。是不是宋高宗真迹呢?吕新杰说:“那就复杂了。因为宋高宗自己写的多,后人仿制的也多。”如何辨别呢?吕新杰指点:“我们看,如果是皇帝亲笔他不会有什么忌讳,这里我们却能发现一些讳言,所以我们以此断定不是宋高宗所写。但是它符合宋高宗的笔意,所以大家认为也是上品。”

“蔡襄的字非常漂亮,猛一看跟王羲之的字差不多,但是没有特点。苏轼的字有点斜,斜中有趣味,笔墨特别饱满,近于肥,肥中又能看出筋骨,绵里藏铁。蔡襄由于没有特点,所以在宋代四大书家中排到第四。黄庭坚则是以大字取胜。”在听讲中,“青睐”团员不时记下吕新杰的点评之语。

冯铨对元人只选了一个赵孟睿?佬陆芨刑荆?衷诶纯丛??仓挥兴??豸酥?砗


购买咨询电话